摘要:2020年初发生的新冠疫情,像极了十七年前的“非典”。

1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020年初发生的新冠疫情,像极了十七年前的“非典”。疫情给旅游、餐饮、交通、零售、教育等行业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社会发展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经济停摆,百业待兴。春节假期一次次的延长,让很多人感到了恐慌。所谓“危机”,就是危险背后蕴藏着新的机会。正如2003年受“非典”冲击,刘强东关闭了中关村的实体店,然后有了京东;马云看到C端用户的巨大需求,继而创立了淘宝。在危机面前,一拨人倒下,也必然会有另外一拨人站起来。

疫情之下,线下课程全部被叫停,「网课」成了热词。「停课不停学」被大力倡导,线下机构遇到的难题却成为了线上教育培训机构的机遇。

在京东商城,和口罩、消毒液、酒精等应急物资一样销量大增的,还有iPad、打印机等物件,步步高也找准时机,推出了带有护眼功能的网课学习机。随着在线学习的普及,更多人开始重视在线教育。

抗击疫情这件事,没有所谓的胜利,只有相对的结束。

对于教育行业而言,在线教育对传统线下教育模式的冲击,也成为了一种无法抗拒的趋势。而在所有的在线教育模式中,「双师」成为业内广泛关注的“新宠”,在全行业OMO的呼声中,双师能否成为帮助众多线下教育机构成功转型的“特效药”呢?

2
2006年,尝试进行业务拓展的达内教育,相继在南京、杭州开设了学习中心,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在当地很难找到符合要求的师资。为了更好地服务不断增多的学生,达内教育推出了「远程同步授课」的双师模式。
当时的达内恐怕很难想象,十几年后,双师模式正在以一种更为重要的方式影响着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双师模式出现的根本原因,是为了解决教育资源,尤其是优秀教师资源分布严重不均衡的问题。中国幅员辽阔,各省市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难以避免,而由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所带来的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一直是中国教育的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

通常,我们把北京、上海等四个经济最为发达的城市列为一线城市。有数据显示,在中国,93.1%的重点大学集中分布于一、二线城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目前将近1.6亿的K12在读学生中,有近80%分布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即低线城市)。2019年,大学一本上线率最高的北京(36.27%)是上线率最低的广西(10.11%)的3.6倍。

与此同时,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一个巨大的教育培训市场正在形成,学生和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强烈需求和优质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矛盾日益突出。

不仅是低线城市优质教育资源稀缺,即便是在教育资源优势相对较大的北京、上海等地区,依然存在着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前几年登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学区房”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谁能解决这些问题,谁就能够有效占领市场。

双师的崛起并非一日之功。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新中产”阶层迅速崛起,消费能力的大幅提升和社会竞争的加剧,互联网时代网络和电子设备的日渐普及,直播平台和技术的不断优化,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高新技术的日臻完善,以及传统线下教培机构的扩张模式瓶颈日益显现,都是双师课堂成为在线教育主流模式的客观条件。

教育培训行业对“人才”的需求量和依赖性是很大的,然而优质的人才资源稀缺,且优质人才大多倾向于留在一线城市发展,低线城市由于自身资源匮乏等原因很难留住人才。就连新东方、学而思这样的教培行业巨头,也不得不一方面积极探索双师模式的技术革新,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人才选拔的门槛。虽然字节跳动CEO张一鸣说,目前的在线教育还处于早期阶段,要想有大的发展必须有根本性的创新。“在线教育利好,并不等于在线教育公司利好”,许多在线教育公司甚至是知名的在线教育公司,产品设计和服务模式都仍然是一种非常初级的形态。

目前的纯在线教育模式,过度依赖流量和广告,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在学习服务方面,仅通过有限的在线服务,难以形成和用户的黏性,教学练测评的闭环也无法有效进行,学习效果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影响的。

而对于线下机构而言,优质教师匮乏、内容研发能力弱两大硬伤也深深制约着机构的发展和扩张。在机构发展一定程度,会发现招生的瓶颈是优质教师的数量,招老师反倒是比招聘学生更难的一件事。

受疫情影响,在全民在线学习的氛围下,家长和学生被动选择了在线学习的模式,虽然目前的体验尚不尽人意,但是一些优质机构的师资、内容、学习的便捷性等优势却都表现了出来,这促使一部分家长对在线学习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根据双师小课的一项调研数据显示,愿意在疫情结束后继续通过在线方式进行学习的学生比例达到20%。这已然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了。

线下机构的学习场景过度依赖线下场景。一旦不能够及时完成课程的交付,就会出现退费等问题,这对严重依赖现金流的机构来说是致命的风险。而双师产品模式是不存在这样的问题,课程交付可以线下或线上自由切换,具体更强的灵活性和实用性。

长期来看,双师未必会成为线上教育的“最优解”,但在当前的条件下,已是最优的解决方案。

以双师为开端,备受瞩目的在线教育模式,将开启在技术、内容、标准、模式等方面的全面升级。双师模式只是探索的起点,不是终点。

3
双师的发展,符合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规律。从最初的线下大班、线下1对1、线下小班,到现在的线上大班、线上小班模式,都是随着目标用户的需求,学生的学习习惯和人们的消费能力而不断变化的,这次的疫情只是催化了双师的发展。“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和传统教育培训机构的线下模式或在线模式不同,双师模式犹如一匹黑马,一夜之间成为了行业的新宠。双师模式的本质是通过分工带来效率的极大提升。这里的分工主要指教师职责的分工和区域职责的分工。“双师”,顾名思义,主要由两位老师分工合作,展开教学。一位是一线城市的名师,一位是当地课堂里的辅导老师,也就是说,目前在低线城市负责教学的老师将转型为主要承担辅助性教学工作,如维护课堂秩序,组织课堂活动,批改作业,以及做好与当地学生、家长的服务沟通工作的辅导老师,而教学质量的保证主要依赖于双师课堂的主讲老师。值得注意的是,主讲老师与辅导老师并非各自为战,而是需要相互配合,而且在两位老师背后,还有一个强大的技术及教学管理团队,才能保证教学效果的落实。

总部和地方的功能划分也非常重要,总部会协助地方课堂搭建双师平台、提供高品质的教师资源和技术支持,而地方则主要负责渠道和服务的落实等工作。

双师模式的基因是极致分工,这也会更多的合作成为可能。资源的互补性能够为业务的发展带来更大的价值。举个例子,在双师的合作模式下,本地的合作伙伴具有更强的本地资源,熟悉本地市场,在合规经营、招生等方面更具优势,而核心的课程、师资、技术、服务标准等则由总部完成。双方通过优势互补,打通了线上和线下的业务链,成为了一种更加良性的发展模式。

当然,合作伙伴的选择会变得更加重要。选择的标准也会更加苛刻。教育创业已经有了很高的门槛,而且这个门槛会不断增高。对合作伙伴而言,除了投资能力外,还需要一定的经营管理能力和必要的社会资源,而对总部而言,在技术、课程、师资、品牌等方面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而这些,对于中小机构而言是难以承受的。

或者可以这样说,双师业务的最后玩家,都是头部企业。

4
想要了解真实的教育培训市场,需要走出北京的五环。从北京出发,自驾约2个小时,就能到达保定市清苑区。地处北京、天津、石家庄的三角腹地,占据“北临三关、南通九省”的优势地理位置,却并没有享受到北京、天津的优质教育资源。在当地最好的小学门口,大大小小开着几十家“小饭桌”。“吃饭每个月280块,如果要老师辅导作业的话,要再收300块。”在当地经营一个中等规模小饭桌的老板向我们介绍这里的情况。“现在尽量都只管饭,老师太难找,服务不过来。”说到小饭桌的课外培训业务,这位老板如是说。

同样的,在郑州市的凯旋门大厦,一栋建筑里大大小小聚集了近五十家教育培训机构,广告牌多到让人眼花缭乱。与表面的繁荣不同,这些地方机构,包含地方龙头机构,都面临着核心师资稀缺、经营成本不断增加的问题。

教师招聘难、培训难、留住难这“三座大山”压在传统培训机构投资人身上,似乎看不到希望的远方。

“竞争太激烈了!”一家培训机构的校长这样说,“好老师太少,给你要价很高,用不起啊!”为了多挣钱,很多老师都做起了兼职,哪个机构给钱多就去哪里上课,有的老师能同时在五六家培训机构代课。“机构也没啥竞争力了,都打起了价格战,因为家长知道都是一样的老师在上课,谁价格低就送孩子到谁家吧。”谈及师资问题,这位校长不断叹气。“新老师也不敢用,没啥经验,培养起来太难了,关键培养好了,人家又跳走了。”最后,“咋弄都不中!”这位校长用这句话做了总结。

在山东德州禹城市张庄镇,56岁的张老师和爱人一起经营着一家课外辅导班。这是临街的一栋自建住宅,一二层被改造成了教室,三层自住。教室墙壁的镜框里,放着禹城市教育局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夫妻二人均是高中毕业,在镇上小有名气。看到有人进来,孩子们冻得通红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他们极少能在这里看到陌生人。

“给二年级上课的时候,其他年级就先上自习。”说到这么多年龄不一的孩子如何上课时,张老师说,“没有办法,就这样还上不过来课。”“现在家长都比较重视娃的学习了,自己管不了,就都送到我这边来了。”

5
知易行难。真的要着手做双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双师有四大核心要素,其中最为核心的是课程与优质师资,即产品的供给能力;其次是保障产品交付的先进技术支持;还有渠道,即产品的分发能力;以及用户,即终端的服务能力,主要包括招生、制定服务标准和落实服务的能力。

(图 双师课堂模式的四个层次)

对于双师而言,有两个最好的应用场景。

第一,就是优质名师的产能提升。核心的顶级老师作为一种稀缺资源,很难通过培训等方式获取。而通过双师的方式,能够让优质名师的产能得到极大的提升,而产能的提升带来的是教师收入规模的提升,而收入规模的提升也能够吸引更多优秀的老师加入到双师的业务中来。这是一个非常良性的循环。

第二,脱离了物理条件的制约,教育行业的马太效应日益显现。互联网的普及导致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更加便捷,信息差也越来越小,人们在选择课程的时候,更倾向于寻找口碑好头部机构提供的优质课程产品。双师改变了优质课程的获取方式。

从上述核心要素和应用场景观之,显然资金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诚然,当前教育培训机构的巨头也具备顶级优质课程的研发能力,但由于特定的企业基因,往往会受制于自身的惯性和惰性,无法及时抓住当前稍纵即逝的机会。在很多行业,都流传着一句话:看不见的对手才可怕。各路英雄切莫错失机遇,枉自叹息。

过去的十年,是移动互联网风生水起的十年,涌现了不少厉害的角色,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以双师为主流模式的在线教育也将趁势而起,将在未来的教育发展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而这片蓝海究竟有多深广,就需要各路英雄共同发力,大展身手了。

本文非鲸媒体采编文章,不代表鲸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