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亿投放大战,在线教育赌在“五环外中国”

2020-09-17 22:58发布

关注教师客,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初见

应试教育大背景下,2亿中小学生是一块肥厚的大蛋糕,任谁都想吃上一口。

每年暑秋、寒春,为培训行业两大旺季。对于风口之中的在线教育,拉新、获客是一条必备的杠杆,甚至是生意的核心。

资本压力下,拉新、获客也是一场生死存亡之战。

- 1 -

一天8000万,教育投放压过电商

2019年的暑期大战,在线巨头砸下40亿元巨资投放,展开一场逆袭pk反逆袭的攻防。新冠阴影下的2020年暑期,为数不多的几家在线大班巨头火力全开,又一次砸下60亿元巨额投放。据说,在投放峰值,教育行业一天可达7000-8000万元大关,甚至超过电商、游戏行业。


数据来自艾瑞AdTracker

正向效应是,在线教育渗透率由上一年的10%,直接double一倍。似乎,双师在线大班课的商业模型,已彻底跑通。

负向效应是,除去经过12次做空围剿的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三大巨头无一摆脱巨亏魔咒。

拉新、获客,媒介渠道为主战场。一些研究表明,至2020年暑期,在线教育平台的媒介投放获客成本早已飙升至每人3000元。按单一科目1000元客单价、续费率75%的理想状态计算,每一个正价课学生,平均终身毛利润仅为2300元,根本无法回本。巨额营销成本面前,在线大班课的规模效应已被抵消。一掷千金的流血扩张,势必与亏损相伴,流量中心的“互联网打法”正把产品同质化的在线大班模式引入一条走不出的死胡同。

- 2 -

快消式补课,无非应试教育附庸

人工智能、大数据算法加持下,慢教育,正在成为一门快生意。比如,为了赶上行业的高效率、快节奏,一家主流在线教育公司的暑期KPI提前至4月,全员加班奋战。


2015-2022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长率

由一根根网线连接,快餐式补课产品快速下沉,分销于全国每一个角落。

大方向上,20年课改是为走出应试教育泥潭。跑通模式的在线巨头却无一例外以分数为导向,甚至以低幼年级为入口,肆意散播“应试”的焦虑与恐慌。是甘当应试教育的附庸,还是又一场收割韭菜的狂欢?

更糟糕的是,即便在应试教育的狭小门洞,在线大班课真实的教学成果,也一向是专业人士交口质疑的对象。

国内中小学教育本土化特征明显,不同地区课本不同、教法不同、教学进度不同、考试不同。

话说,千人大班一套教程,组合不同地区、不同学习进度、不同学习水平的学生,由一个实际水平有待验证的异地“名师”主讲,对实际学习、实际提分真的有效?

- 3-

一个公式搞定压轴题?浮夸不讲常识

实际上,当主流资金砸向快速见效的拉新、获客一端,慢工细活的教学教研无形中成为投入最少、事实上最不重视的一环。

比如,由题库工具杀入在线大班课的某大品牌,背靠大流量平台,拉新、获课能量惊人,付费学生每一年倍速增长,为跟谁学之外在线大班课三巨头之一。然而,直至2020年暑期,这个平台才完成小初高全部科目教研体系开发。作杀手锏“名师大招”体系,亮出公式、章法、口诀、技法的所谓“绝招”,号称用一个公式/方法便可“融会贯通”压轴大题。

不讲常识的浮夸,违背每一条教研教学规律,却悄然成为行业标配。

正因为在线大班课实际教学效果存疑,一二线城市鲜有人问津。在线巨头的赌注压在“五环外”下沉市场。跟谁学,津津乐道于“教育界的拼多多”。作业帮,则以强大校推为利器,在二线以下城市斩获70%用户。

法定教师节的前一日为9月9日,正在被戏称为“韭月韭日”。

也许,在不少从业人士心目中,在线大班课的未来增长,正在于“五环外中国”一望无际的韭菜绿?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